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二百多年歷史的澳門老字號


 澳門老字號不少, 能夠二百年以上的, 並且留有歷史地位, 相信只此一家了.

亁隆年間, 該店創業於大關巷,  一干便是二百多年, 搬了幾次. 經歷了鴉片戰爭, 阿馬留事件, 咸豐紅潮, 澳門劃界. 族譜留有大量詩文.

核對該店年份不難, 走走各大寺廟, 皆見其捐款記載. 確是亁隆至民國皆有, 查近年的懷舊澳門圖片, 亦可見該店. 因查找吾族碑文各事, 見有一碑後立該店營業中. BINGO!!!

有後人在香港發展, 留有知名度, 曾聽他道出澳門店的慨況.  早前寫了當中一位家庭成員的澳門事跡刊登了. 他的家鄉亦去多次, 有一次自駕去的.  影了他的旗干石, 最初很難找, 最近已重新修放.  亦有張之洞為他立的碑. 發燒的時候, 不理乾溏,  買了他的書, 藏於書庫中.

崔通約的分身資料

崔通約的師有為, 友中山, 在當年尋找資料時, 便要有分心術, 一方面, 看孫中山的, 另一面找康有為的.  馮自由的革命逸史, 是最初鎖定尋考崔通約的讀物, 其他的, 便因為上網的關係, 手到拿來. 還有香港中圖, 又有廣州各館. 加上澳門及家鄉南海沙頭, 即通約祖籍. 也算不錯吧. 回想已十年之前的事了. 一堆資料, 等待辛亥百年時候, 希望與人家研究核對一下. 記得有澳門教會刊物略提了一兩句, 例如, 梁發, 也算一個收獲吧!

除了找出他的仙遊日期, 修正近世書刊的1937外, 其實, 又有 康門弟子述略 的數目. 當中(55)崔洞若及(59)崔成達 , 實為一人. 可見通約當年, 近似虫蛹蝶變, 如不分門別類 , 實難一睹全豹.

就以澳門為例, 手拿他的著作, 就已經有排數了. 革命史, 教育史此兩項, 便要補入澳門史冊了, 當年澳中各館, 尚未見書刊. 苦哉!!! ( 近來多了生平一本. )還未計他的詩文和各名人賀壽提及濠江舊事的作品. 孫中山四大寇的, 夠亮點吧! 單是尢烈的澳門洪門詩, 真是別家所冇. 大三巴福華巷的圖片夠精彩. 早前為此向劉校長查詢, 校長賜言說:" 確是發現了另一位在澳門辦教育的康門弟子". 

史堅如的澳門史料補充, 證明了史氏全家在澳門活動, 驚喜! 更有趣的是文中大數馮自由的誤點. 不知道兩位鄉親, 有沒有因此而來一論筆戰呢? (從前只有筆戰)

嶺南學校的澳門史料, 崔實為格致的首任教習, 當中拿了尹士嘉出來, 條氣唔順, 又寫了不少. 引申出來的人物, 除了鍾榮光外, 更有高劍父等等.

精武會那一筆未計, 總之, 崔通約的兩份作品, 含澳門史料極豐. 

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崔師貫姓名籍貫考

根據族譜記載, 崔師貫 原名其蔭, 字景元, 號百越. 除了族譜外, 該稱呼, 可見於康有為的唯一篆書.

師貫 是後來從其師馬氏, 事教育, 而起的名字. 如用此名字查找資料, 一無所獲. 及後根據族譜所記, 全中.
今嬰乃其佛號 師貫有"我本在家僧"之句,   此名的來源, 見普濟禪院文獻. 與崔家有關.
籍貫, 南海沙頭.




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丘逢甲的"澳門酒樓"詩


丘逢甲有一首詩, 名曰:《酒樓題句》, 

紅雲四照酒光濃,開宴蓬萊頂上峰。
手撥劫塵看世界,茫茫人海戰群龍。

根據資料顯示, 

滄海君此詩, 亦題為"澳門酒樓作"
但手頭所見的第三句略有不同,  全文如下

紅雲四照酒光濃,開宴蓬萊頂上峰。
手撥俗塵親世界,茫茫人海戰群龍。 

2015年10月2日 星期五

澳門資料雜記 -- 初讀【梅社詩集】

梅社詩集, 共有七位詩人參加此詩社, 當中有活躍於民國澳門商政界的劉紫垣, 社人皆以"梅"字為其社名, 一如同為民國時期的雪社.


詩集中, 以澳門為題材的詩句頗多, 包括南灣(環)共5首, 西灣3首, 竹林寺2首及其他為題材的多首. 現時, 除了劉紫垣的"媽閣"一詩外,  均因眼拙之故, 暫未找到於澳門資料之中.


當中, 利用網尋, 則見梁兆光,此名字為三十年代的澳門四大棋王之一.

劉世斌, 疑是某小學校長

李澤霖, 李幗眉等, 好像有些印象.

其他, 則待考中.

又要跑回三十年代了

劉紫垣 -- 媽閣, http://www.macaudata.com/macaubook/book181/html/20501.htm


作品統計

夢梅 47
臥梅 10
詠梅 08
仰梅 22
伴梅 11
潤梅 08
若梅 01

初步107 - 109 待核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崔氏與澳門精武會

當李小龍的【精武門】在白鴿巢表演身手的時候, 卻沒有多少人會提起精武在澳門的活動, 更莫說崔氏與精武了.

如果談到精武會早期的活動, 該組織設會於鏡湖醫院, 在那個年代, 和醫院及崔氏有關的人, 只有一個, 就是崔諾枝了. 明白當中關係, 便會知道, 為何同善堂為崔諾枝銅像撰文的人, 是梁彥明.

精武會其後的活動, 因為種種原因, 停頓下來, 但精武的高手卻在澳門留下不少的故事, 例如, 陳公哲記下吳陳比武等等.

( 雖然找尋澳門精武事跡, 只得一輪半爪, 
就連精武創辦人陳公哲, 著墨於澳門的時候, 竟然吞吞吐吐.
當中, 其怪之處, 叫人莫名其妙. 
最近尋書期間, 有了新的靈感. 問題應藏在那一次的事件當中. 導致澳門精武消失空氣中. )

隱世高手
戰後, 鏡湖醫院有一位值理, 名叫崔聘西, 番禺人, 單看當年澳門工商年鑑只記他是位銀行家, 番禺同鄉會負責人等等. 如果不追蹤他的事跡, 邊鬼個知佢上海點勁呢, 原來他是 上海精武會其中一位負責人! 精通潭腿的一位高手!

潭腿
潭腿是精武會的基本套路. 此套武術, 有位曾經在番禺學宮讀書的辛亥革命人士, 崔通約, 便是好此道者. 他曾經在澳門辦學數年, 招收男女生, 可能是澳門史上第一位, ( 和陳子褒同門, 呢個第一, 要比一比 )  他念念不忘澳門之事, 曾經在外國, 一個頂住5,6個生事者, 後來又去了上海.........
以上三位精武的崔家男將, 均在澳門留下了歷史, 不簡單之人.

精武會的套路, 潭腿, 為最基本套路, 卻是排行第一啊!

當中, 
未計崔芹, 崔挺東等, 說來話長, 加上一個澳門文化人崔師貫, 篇幅不少吧

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

明朝南海沙頭崔氏與澳門

自十多年前第一眼看見南海沙頭崔氏大宗祠以來, 一直認為該宗祠與澳門有莫大關連.

南海沙頭崔氏大宗祠落成嘉靖年間,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查考, 總算了有一個歷史性的突破. 該宗祠由明代的崔甸, 崔吉, 崔一濂. 三人與澳門的關係非比尋常.

葡萄牙人在1500年左右, 已經在珠江三角洲一帶, 大做生意. 1522年在東莞一帶, 發生了著名的屯門之戰. 足見其時的貿易往來.

崔氏有絲綢貿易, 又有碼頭, 幾位又是官場人士. 單是大宗祠上面提額的人物, 已經是澳門歷史響當當的. 当时明朝巡按、广东监察御使陈联芳亲题“山南世家”的牌匾。“崔氏大宗祠”的牌匾字,是明朝广东监察御史蔡结所题。礼堂上“永思堂”横匾三字是明朝兵部尚书左都御史两广总督王守仁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