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

明朝南海沙頭崔氏與澳門

自十多年前第一眼看見南海沙頭崔氏大宗祠以來, 一直認為該宗祠與澳門有莫大關連.

南海沙頭崔氏大宗祠落成嘉靖年間,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查考, 總算了有一個歷史性的突破. 該宗祠由明代的崔甸, 崔吉, 崔一濂. 三人與澳門的關係非比尋常.

葡萄牙人在1500年左右, 已經在珠江三角洲一帶, 大做生意. 1522年在東莞一帶, 發生了著名的屯門之戰. 足見其時的貿易往來.

崔氏有絲綢貿易, 又有碼頭, 幾位又是官場人士. 單是大宗祠上面提額的人物, 已經是澳門歷史響當當的. 当时明朝巡按、广东监察御使陈联芳亲题“山南世家”的牌匾。“崔氏大宗祠”的牌匾字,是明朝广东监察御史蔡结所题。礼堂上“永思堂”横匾三字是明朝兵部尚书左都御史两广总督王守仁所书。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崔吟翰與崔鵬舉不會是同一人

要將明代的崔吟翰變成清代的崔鵬舉, 要一件偉大的工程, 最少識得用時光機, 穿梭時空,  十分有趣.

如果崔吟翰不是明代的人, 那麼明朝咁多影響澳門的崔氏一族, 便可以慳番,仲睇咁多族譜, 傻啦,  唔洗DO了. 單是珠江三角洲的一大班崔家男將, 可以返歸了, 連香山縣志的, 都唔洗再睇, 就算族譜寫住移居澳門, 都是假的!

最衰佛郎機人玩野, 劃咩野界呢, 成班世居望夏的, 跑到去香港申冤. 申吓申吓, 9成做埋HK人了.  澳門資料散哂.

崔氏聯宗會, 香港有, 起碼見有一段時期, 崔師貫的二仔, 崔元愷曾是創會負責人. 其實澳門都有, 但文獻太少了, 只知道崔師貫的大仔, 崔元舉曾是創會負責人.

崔鵬舉, 其實他的字是凌雲, 不是吟翰. 已經同鵬舉好熟了, 現時書本沒有寫下的, 都找了一堆出來了, 可以參加旅遊局的設計比賽! 澳門有幾大JACK. 就算連密碼一樣的對聯, 一樣破解了, 就是沒有找到清代的一個吟翰, 崔凌雲就有. 如果吟翰那麼一個重要的名字, 又與鵬舉同一時期, 理應好似鵬舉及凌雲, 此兩個名一樣, all over  the  place!

結論, 當我見到其他明代澳門的歷史人物, 如龐尚鵬, 吳桂芳與俞大猶的上司的名字都在崔氏宗祠牌匾時,  已經足夠理解清代的澳門崔家, 為了紀念明代的吟翰倡建蓮峰廟, 送上牌匾一個, 是很正常的事.


你看個牌匾, 人家放了在大門正中的搶眼位置, 那一邊, 你易到找嗎?  再者, 那個年代, 一匾兩用, 有何奇, 驚嘆那個吞錢的經手人吧!



2014年2月9日星期日

"十二夜感懷", 記林則徐事件

"十二夜感懷", 記林則徐事件

遠別尋常事 吟朋數舊班
獨憐雙髮白 遙隔萬重山
灘水漂華去 樵云逐鳥還 

角聲喧午夜 歸夢怯鄉關

林則徐被調走後, 各鄉嚴陣以待, 後民圍英夷於三元里, 無奈廣州余太守勸散人民賠金賊敵, 崔家感於時事而作

2013年6月29日星期六

崔通約與格致書院(嶺南學堂)的澳門雜談

崔通約蒙神恩澤,得以通曉新、舊二約, 得教士左斗山介紹尹士嘉之故, 1887年獲格致首任總務教授, 地址在四排, 初分廣學, 備學兩級, 皆由通約起草一切章程.

拳亂起, 該影響下, 格致先遷至河南花埭莘香園, 學生增至七十多人, 故增鍾榮光. 庚子,革命活動頻繁, 再遷至荷蘭園張園. 通約為史堅如革命事,穿針引線, 又顧既問. 革命前後, 又安頓史氏家人於澳各事.

堅如出事後, 格致高層爭辯連連, 崔遂提出請辭後, 設通約學塾於大三巴福華巷, 終止了格政任職三年的生涯. 其間, 與史家多有來往.

通約學塾教法新穎, 男女生兼生, 廢讀四書五經, 教科書手編, 設體操, 穿制服, 倡學遊. 叫他難忘的澳門學生有鍾榮光女公子, 盧善憐, 李煜堂先從公子等等. 一時名聲四起,學塾辦學三年, 更獲先施公司馬應彪贈金印刷教科書, 惜書未成,, 又出發往革命矣.

他與陳子褒兩人同為康門弟子,故子褒學塾設男女收生於荷蘭園之時間, 甚有再考的價值.

1930年通約為梁發故里紀念堂題詞.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崔通約捐館 (2)

找尋崔通約騎鶴的行動, 並未因日前發現HK報章的消息而停滯, 反若開啟了SEARCH 的引擎,得到潤滑, 去得更加充滿力量.

找出好幾個地方, 看, 又多了一部書, 除了通約的2本大作外,  仲有一部, 分別放於國內的圖書館, 由此看到了希望, 可能別的他方, 陸續有來.

通約遊歷地方眾多, 除國內各處外, 澳門, 香港, 南洋, 日本, 美加等 也是據點. 上次香港的一點小發現, 似乎仍有可找的方向.

又來料, 這回是加拿大, 哈, 又多一件仙遊頭條的戰利品 + 一堆其他相關資料. 對於別人, 已經是滿載而歸了.
唯獨我, 卻又有點茫然, 一件算是世界知悉的奔喪事件, 抗戰後, 變得了無痕跡,
民初時期, 就算是創下了多個美好第一的功業, 主耶穌還是讓他靜默無言地作神的兒女.

基督史, 教育史, 洪門史, 報業史, 革命史, 一切未有寫下的,  不致滅亡, 反得永生.  

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崔通約捐館

尋找崔通約捐館的日期

台灣來鴻, 問及崔通約化鹤之事, 查前所得, 並沒提及, 網路所知, 亦只有1937年, http://baike.baidu.com/view/8129726.htm, 欠缺確實日期, 有感急人之所急,  遂再啟尋找通約大哥最後的日子.

來源:  百度, 2013-12-25

崔通约(1864—1937)华侨革命报人。原名成达,字贯之,号洞若,因信仰基督教而改名通约,笔名沧海。广东高明人。13岁应童子试。后师事康有为。

腦海中, 又想到要跑去香港, 廣州, OR 上海尋覓, 可惜近來真是冇狀態, 如何跑呢!  先利用之前的網尋方法吧, 確是發現多了幾份文章, 收獲多了一點, 但不是答案.   於是試一試近年收集的新方法吧, 再加些思考, 相信還有路可試的, 希望有漏網之魚.  但要從那漏的網中找到魚的方法, 是有一些的小技巧,  最後, 總算不是白做.

在香港報紙內 , 找出一段, 亦算重新引證了一段新史料吧! 所謂新史料, 就是推翻了上述LINK中, 崔通約於1937年仙遊的說法 , 很簡單, 改成1936年!!! 顯然, 又改寫一段歷史了,  但沒有獎品, 慣了......

事緣, 1936年年尾, 上海發了一段消息往香港報章, 謂: 崔通約大哥已於1936-12-28日四時離開, 追悼會安排於1月3日舉行, 故可說明百度所用崔通約大哥1937年離開的日子, 是誤用了該追悼會的日子.  差之毫釐, "末"之千里, 可知道, 如果追悼會沒有刊登出報紙, 用了37年報章, 去作追查的人, 不知迷失往那裡去! 最後, 希望36年的消息, 沒有通傳錯誤吧! 但有了此一段, 對筆者來說, 其他的東西, 手到拿來.

** 版權所有, 引述記得要聲明 **

2013年5月19日星期日

崔龍文的澳門追考

09年版的澳門編年史沒有看到崔通約, 那會能有崔龍文呢! 讓我解封吧.

單看, 崔龍文 是香港崔氏聯宗會常委, 此名頭便知道和澳門淵源甚厚,
早年澳門代表是崔元舉, 香港代表是佢細佬元愷.崔師貫這兩位兒子, 份量果然厚啊. 
  • 崔龍文, 南海沙坳人, 現在獅山的一部分了. 37年倭寇搶到嚟, 幾經辛苦, 先到澳門親戚住落, 然後, 轉往他地. 《澳門紀勝》是他之前遊歷時寫下的.外文寫的澳門情況, 見得多了,暫有英法荷日等文字, 這份中文寫的民初遊記, 第一次見啊.

    走難時, 由南海到澳門點慘法, 又多了一份文字記錄了.